原标题:常住人口突破2000万,新收案件数却同比下降,“超大城市”底气何在?成都法院打造“全链条”诉源治理体系——化干戈于诉外 止纷争于庭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国情决定了我们不能成为‘诉讼大国’。我国有14亿人口,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打官司,那必然不堪重负!”四川成都作为常住人口总量超2000万的超大城市,诉源治理是司法改革的考验题,也是司法为民的必答题。

  据统计,今年1月至4月,成都两级法院新收案件19万余件,同比下降4.41%,其中一审案件同比下降4.56%,二审案件同比下降11.62%,再审案件同比下降30.69%——“全链条”诉源治理体系建设的成效已逐步显现。

  织密司法“触角网”

  “太难受了!以后坚决不能犯罪!”在崇州市蜀城中学的一次模拟庭审活动后,两名扮演被告人的学生不约而同地发出感慨,这句话也让担任该校法治副校长的杨婷记忆犹新、倍感欣慰。“每次模拟庭审时,同学们总是积极争取扮演法官、检察官和律师等角色,被告人角色常常无人问津。”杨婷向记者介绍,“这次两名扮演被告人的学生有这样的认识,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法治思想的种子已经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了。”

  杨婷其实是崇州市人民法院街子旅游环保法庭的一名青年法官。除了担任该校法治副校长之外,她还兼任崇州市大划镇净居社区的法治指导员等职务。与杨婷一样身兼数职的法官,在成都两级法院里还有数百名。

  近年来,成都法院积极推动司法职能向源头和前端延伸,创新打造“五老调解”“说事评理”“法治诊所”“无讼社区”“家和促进”“法治指导员”“法治副校长”等社区诉源治理品牌,助力构建基层治理新模式,健全城乡社区纠纷预防化解链条,织密司法“触角网”,努力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今年,结合“为群众办实事示范法院”创建活动,成都两级法院大力推进乡镇街道法治指导员和全市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两个全覆盖”工作,将普法宣传与司法服务、依法治理相结合,切实提升基层司法能力、治理能力、服务能力。截至今年4月,成都全市法院已有224名法官担任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336名法官结对街道社区担任法治指导员。

  孵化司法“生态圈”

  2021年,作为在线课程的一种新型营销手段,“打卡0元学”模式在全国遍地开花,但因后续返现问题,引发家长们的大面积维权潮。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曾在一天内收到涉及“打卡0元学”纠纷起诉材料261件,而实际在涉案机构参加活动的人数更是达数万名。通过诉讼解决该批纠纷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也无法达到案结事了人和的最佳效果。

  经研判,天府新区成都片区法院依托区级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协调中心和诉源治理中心“双心融合”解纷机制,积极协调公安分局、社会事业局、市场监管局等职能部门力量,组建“教培”解纷专班,确定了“调解先行,司法确认保障,诉讼断后”的一站式解纷思路,妥善调解261起案件,且经督促绝大多数案件已履行完毕,无一起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同时,借助示范性诉讼机制,积极推动涉案机构在案外与参与活动的家长们协商达成解决方案,最终顺利维护万余名群众的切身利益。

  此外,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大力推进区(市)县法院司法确认中心建设,持续增强司法保障能力,对经依法设立的调解组织达成的调解协议提供“一站申请、分级办理、一窗确认”的便捷服务。

  据了解,近年来,结合各类易发多发矛盾纠纷实际情况及特点,成都两级法院主动对接职能部门,先后会签各类纠纷联调化解文件103份,形成涵盖道交、劳动、知产等12个领域及律师、商会调解等多类主体的专业性联调化解机制,孵化司法“生态圈”,深化诉非协同,做强诉前分流,形成矛盾化解的“多车道”,三年来通过非诉讼渠道化解纠纷22万余件。

 完善司法“供应链”

  2021年12月,为推进衍生案件治理,成都两级法院统一挂牌并运行司法释明中心,引导当事人正确理解司法裁判,自觉履行裁判义务。

  蒲江县是农业大县,猕猴桃是该县特色产业之一。2021年,某公司与该县十余家猕猴桃种植户签订了收购合同,并支付定金。后因行情变化,农户为追求更高的利润,单方面违反合同约定,在约定采摘期满前便将种植的猕猴桃转卖他人,该公司遂将农户诉至法院。

  案情虽简单,但如果贸然判决,势必对当地猕猴桃特色产业发展造成一定影响。作为该案的承办法官,蒲江县人民法院大塘人民法庭庭长芶斌将双方当事人约至该院司法释明中心,同时邀请县猕猴桃产业协会工作人员到场共同开展释明,使农户意识到个人违约行为对产业发展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最终,农户向该公司表达歉意并按照合同规定返还了双倍定金,公司撤回起诉,双方实现案前和解。

  据了解,成都两级法院将诉源治理的思路贯穿于“所有法院、所有案件、所有流程”,着力构建各环节、各审理阶段、不同审级之间的梯度性衍生案件治理机制,持续深化“一核多维、闭环运行、权威高效”的司法供应链体系,激发“立审执监访”等各个流程的纠纷调处化解作用,降低“案件纠纷比”,形成诉内治理工作闭环。成都中院还集中打造了办案质效管理、办案服务保障、内外沟通协调“三大中心”,优化集中保障功能,统筹内外沟通协调资源,提高供给组织整体协同能力,持续供给输出高效权威、有温度可感知的“司法作品”,真正将“我为群众办实事”落到实处。 (姜郑勇    周怡  罗达)


责任编辑:黄日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