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分项数加起来要与总数一致”“发布稿的数据要和解读稿的数据一致”……7月19日傍晚,最高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办公室(下称最高检案管办)一片忙碌,因为第二天是今年1月至6月全国检察机关主要办案数据及相关解读发布的日子,检察官们正在做着最后的数据核验工作。

  据了解,2018年6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业务数据分析研判会商工作办法》印发后,每季度的业务数据分析研判会商会议成为最高检党组管理调度检察业务工作的重要平台。2019年10月,为深化司法公开、接受人民监督,最高检确立了在季度业务数据分析研判会商会议后,向社会公布主要办案数据并进行解读的常态化机制。

  最高检案管办主任申国军告诉记者,四年来,每个季度末,案管办都会启动为期1个月的检察业务数据统计分析工作,并最终为检察业务出具“体检报告”。而向社会公布的主要办案数据及解读便是这份“体检报告”的精简版。

  如何为检察业务出具“体检报告”?如何利用检察业务“体检报告”引导检察事业高质量发展?如何在检察业务“体检报告”中回应人民关切?日前,记者走进最高检案管办,揭秘检察业务数据季度分析背后的故事。

  科学准确客观——检察业务“体检报告”的底色

  翻看每季度的主要办案数据及解读不难发现,这份检察业务“体检报告”中最重要的三大要素就是指标、数据和分析。指标是否科学、数据是否准确、分析是否客观,直接关系到检察业务“体检报告”的质量。

  2020年1月,为从质量、效率、效果上综合、科学考量司法办案成效,最高检印发《检察机关案件质量主要评价指标》,确立了51组87项评价指标。2021年10月,最高检修订《检察机关案件质量主要评价指标》,指标从原来87项精简为60项。

  “除了结合案件质量主要评价指标对检察业务数据进行综合分析,我们还会根据检察业务发展实际自定义指标。”最高检案管办检察官助理李如冰进一步解释,“例如,随着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得到广泛认同,受理提请批捕率等指标也被纳入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之中。”

  数据准确是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的重要基础。最高检案管办检察官李翊向记者介绍,全国检察业务应用系统每天都会产生海量的数据,这些数据都是办案人员在案卡填录过程中产生的。因此,数据准确是全体检察人员共同维护的结果。“最高检案管办也会尽心履行数据监管之责,通过出台案卡填录指引、定期开展业务数据督查等,引导办案人员落实案卡填录责任。”李翊说。

  有了科学的指标、确保了数据的准确,如何让冰冷的数据客观讲述检察工作?

  “对业务数据进行横攀竖比,在肯定成绩的同时点出不足,在普遍问题中找到突破的重点。”最高检案管办检察官助理杨明迪分享了她的看法。

  “坚持问题导向,在点出具体问题的同时,注重用典型案例辅助说明,以便为各业务条线提供明确指引。”最高检案管办检察官助理王冰洁补充说。

  把脉问诊开方——案管人要当“全科医生”

  最高检党组高度重视业务数据分析研判工作,强调“要加强业务数据分析研判,更好地服务大局、服务领导决策”。

  为了“把脉问诊”检察业务,精准“开方”,钻研“四大检察”“十大业务”知识、做检察业务的“全科医生”,成为了每位案管人的必备功课。

  “检察业务数据分析需围绕最高检的重大决策部署、各业务条线的重点工作展开。”李翊举例解释道,近年来,最高检结合我国20年来刑事犯罪结构性变化,持续推动落实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反映在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上,就是刑事案件不捕率、不诉率、诉前羁押率、不捕不诉复议复核率等指标,动态展现出了由检察机关推动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落实落细,再到各司法机关合力推动落地见效的全过程。

  检察业务数据分析虽由案管部门牵头,但需要各业务条线的共同协作。未检业务数据的一个变化可以看出这种协作的重要性。

  “在未成年人检察方面,未成年人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有着各自的特点。以认罪认罚适用率为例,如果将未成年人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合在一起分析,其认罪认罚适用率一般低于普通刑事犯罪;分开分析就会发现,未成年人犯罪由于犯罪嫌疑人本身心智发育不成熟,大多主观恶性不深,认罪认罚适用率一般高于普通刑事犯罪;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中由于被害人是未成年人,证据保留意识较差、主观表达能力较弱,犯罪嫌疑人往往利用这一点不认罪认罚,因此其认罪认罚适用率一般低于普通刑事犯罪。”最高检第九检察厅相关同志告诉记者,发现业务数据的这一特点后,最高检第九检察厅与案管办及时进行了沟通,案管办及时采纳意见,将未成年人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分开分析,此举为第九检察厅全面细致掌握未成年人检察办案态势提供了重要支持。

  记者采访了解到,像这样的良性互动在每季度的业务数据分析中经常发生。有时是一个办案指标的调整,有时是某个异常数据的反查,一来一往,如切如磋,“把脉问诊”随之走向精准,检察业务发展也获得了更科学的引导力。

  政治与业务融合——追求三个效果有机统一

  检察工作是政治性极强的业务工作,也是业务性极强的政治工作。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不仅要深挖数据背后的办案质量、效果、效率问题,更要挖掘数据暗含的社会运行态势及社会治理情况。

  记者了解到,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最高检案管办在当年第一季度、上半年的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中着重呈现了办理妨害疫情防控犯罪案件的情况。从当时的数据来看,所涉罪名以诈骗罪和妨害公务罪为主;到了今年,第一季度和上半年的检察业务数据分析均发现,走私、偷越国(边)境、妨害传染病防治类犯罪人数较多且上升较快。

  对此,最高检案管办检察官助理刘鹏告诉记者,数据表明,涉疫类犯罪已发生深刻变化,案管办及时总结数据特点并对外发布,回应人民群众对涉疫犯罪治理的关心与期待。

  “检察履职不断融入社会治理,业务数据分析也应立足检察,从人民群众关心、关注的社会治理问题中回看检察办案,科学引导检察业务实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申国军表示。

  “每季度的业务数据分析中,最高检案管办都会根据近期的社会热点,重点关注某些方面的检察数据变化。”刘鹏举例说,当前,养老诈骗层出不穷,老年人及其子女深受其害。今年4月起,全国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整治养老诈骗专项行动。最高检案管办就在今年上半年的主要办案数据及解读中分析了检察机关打击整治养老诈骗的相关数据,“这正是从人民关切的角度帮助相关业务条线全面掌握具体办案情况,促使业务数据分析走深走实的重要途径。”(徐日丹 常璐倩)


责任编辑:黄日栋